第25章 缘分

林敏很快回到了家,便把带回的盒子交给了母亲。

“一晚上没回,我还有几分担心,以后还是少在外面过夜。”

“这只是普通朋友交往,而且都那么熟了,能有什么事,况且他人您也见过,说些外性话。”

舒贵芬打开盒子,见里面装满了菜饼,有几分高兴。

“哪里来的。”

“震东妈妈送的,专程送您的,还说你俩认识。”

“哦!她没说叫什么?”

“没有,只是看我们长的像,猜出来的。”

“那她还挺有心的,这菜饼煎的真不错。”

“那是,我到他家尝过很多东西,真的挺好吃的,她让我以后多去。”

“那怎么行,那要经常打扰人家可不行,我看还是不要去多,免得让人厌恶。”

“嗯,我也没有打算常去,那些人情我还是懂得。”

“把饼拿进去,下次再去就带些水果。”

“嗯。”

很快到了正午,太阳满满的照射大地,从物体的表面直到深处,老吴村已经没有了热闹的气氛,庆师傅打算外出见一位朋友,道别了村里的人们,就离开了老吴村,他身穿白衬衫,和黑西装,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大师的风范,只成了一个普通人,很快经过村口走向了繁华地。

路上人越来越多了,能看到许多做生意的店铺,这时看到两个人正在道上追逐,只见前面一个人手里还捏着一个袋子,死死的,一个劲像疯了似的,不顾一切的冲在人群里,另一个人则在后面紧追不舍,嘴里还喊着:“抢劫啊抢劫啊。”

路人都纷纷避让,有的不知道怎么回事,有的知道也没有管,小偷越发猖狂,边跑边推儴着路人,后面的那人眼看着跑不动了,声音也没了力道,就在拐角处,庆师傅迎面而来,听到有人在喊抢劫,发觉事情不对,又看见一人拼命奔来,毫无人样。

“这就是劫匪了,嘿。”

庆师傅迎面一拳打在了小偷胸口,顿时小偷像中了流行一样,半天未能站起,直捂着胸口嘴里啊啊呻吟。

许久,小偷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得站立,提手指向庆师傅。

“哥们,劝你少管闲事,要命就给我滚。”说完从后背掏出一把小刀。

“年轻人,中了我的拳还敢硬撑。”

“嘿哈!”

没等那人拔刀,他已经倒在地上,再也没动过。

路上的行人都围了过来。

“真了不起啊太了不起了。”

很多被那坏人撞伤了的人都纷纷鼓掌,顿时场面热闹了起来。很多人看到刚才的一幕,简直钦佩不已,很多老百姓都涌到庆师傅面前,感激的眼神望着庆师傅。

“整条街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抢,还好你能制服他,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抢,真是太感谢了。”一个老人感动的说道。

“哪的话,这算不得什么。”

后面那人追来了,挤到人群中,见那匪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牙咬的响响:“叫你跑,该死的贼,叫你跑。”死劲踢了两脚。

那人看到庆师傅,连忙感激。

报了案,劫匪被抬到了警局,庆师傅也在众人仰慕的眼神中离开了。

很快庆师傅到了镇上,经过一家包子店时,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迎面而来,庆师傅此时表情激动了起来。

“正国。”